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雪初晴闲翻书

独立读书札记,非媒体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梦亦非

1975年生,布依族,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,写诗、评论、小说、专栏等。 出版物: 《吸血鬼》(大象出版社) 《魔书:魂飞魄散》(河南文艺) 《珠宝的前世今生》(重庆出版社) 《我为首饰狂》(中国轻工) 《孔子博客》(陕西人民) 《动物改变世界》(长江文艺) 《植物改变世界》(同上) 《孔子日记》(现代出版社) 《爱在西元前——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》(友谊) 《孔子的部落格》(台湾大旗) 《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》(重庆)

网易考拉推荐

反对自由的人远远多于赞同自由的人  

2009-11-11 08:59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反对自由的人远远多于赞同自由的人 - 梦亦非 - 小雪初晴楼

 

 

 

美国《独立宣言》中声称:“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,其中包括生命权、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。”自由权是从哪里来的?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?答案是:是的!人的自由权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但是,在人类历史上承认这一点,却花费了数千年时间。

 

仅仅在西方自由国家,自由权才成其为可能,在东方从封建转到极权的国家中,自由权目前仅仅是纸上谈兵,并不现实。并且,极权国家害怕、仇视自由,自由于它们而言是一种道德败坏、是无组织纪律、是放任、是资本主义的谎言与阴谋,极权的最大与最后仇敌正是:自由!

 

自由权中最重要的是思想自由,而思想自由必然包括言论自由,不能最终表现为言论自由的思想自由不是真的思想自由。

 

古希腊的思想、科学、政治上的昌盛,正是以思想自由为基本条件,正如J·B·伯里所言:“若有人问希腊人对于文化上的贡献是什么,我们自然首先要想到他们在文学和艺术上的成就了。但更真切的答复或者要说,我们最深沉的感谢是因为他们是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创造者。他们哲学上的思想、科学上的进步,和政制上的实验,固然以这种精神的自由为条件,即文学艺术上的优美,也莫不以此为根据。”

 

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诸子百家,也莫不是建立在思想自由的平台上,如果那时压制思想自由,当不会出现诸子百家。中国的先秦时期、古希腊时期等被称为轴心时代,轴心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思想自由,所以那时创造了多元价值体系,试想那时如果中国已经被秦皇统一,何来百家争鸣?那时候的中国被分裂为许多小国家,正是中国的幸运,它意味着思想自由成为可能。而后世大一统的中国,扼杀了思想自由,也就扼杀了种种创造性,中国没有赶上资本主义、没有赶上科学大发展,原因就在于中国自秦皇以后一直处于思想不自由、独尊儒术的思想专制的漫长历史时期中。一个大国家在军事上可能较好,但于思想、人文、艺术而言,于自由而言,却是反人道的。

中央集权制国家的统一只意味着自由的被扼杀。

 

在中世纪欧洲处于思想自由被扼杀的黑暗时期,教会的兴起让古希腊罗马的思想自由史中断,在漫长的教会的统治下,欧洲退倒到了原始时代,古今中外,对思想自由造成窒息与扼杀的力量,主要是教会,不管是天主教、新教还是儒教,都不允许思想自由,因为如果思想自由,就不存在宗教的终极信仰了。宗教最大的敌人,正是思想自由。伯林的《自由思想史》正是一部极力反宗教的思想史著作。

 

但值得庆幸的是,并没有一个秦皇统一了欧洲,在四分五裂的欧洲,自文艺复兴之后,思想自由又如星火燎原般四处迸发,以反圣经、反教会的形式与言论表现。迫害是存在的,但自由思想者可以逃到别的国家去避难,每个国家的皇帝并不都是一样的压迫者,这些思想的逃亡者们最后造了教会与圣经的反,让思想自由一点点地浮上历史的海面。而中国就没有这样幸运了,中国是一个大国,铁板一块的大国,思想自由者无路可逃。

 

自由权在近代之前,最大的敌人是宗教,在近代之后,最大的敌人是极权(法西斯与共产主义)。自由很脆弱,自由是我们活着的底线,也是我们奋斗的终极,但世界上的对自由的人远远多于赞成自由的人,于未成熟的心灵而言,本能是逃避自由而不是选择自由。自由是未来白茫茫一片,你得自己去走出一条路,而被奴役则意味着不用承担自由选择带来的责任与心灵惊慌。在知识分子中,赞成自由的也只是少数,但正是这少数人给所有的人带来了自由的世界,包括反对自由的自由。

 

没有思想自由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国家。

不允许思想自由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民族。

 

此书译文很精彩,半文半白,读之有滋有味,遗憾是错别字太多。

 

 

2009/11/10

书名:《思想自由史》,[英]J·B·伯里著,宋桂煌/译,余星/校,吉林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12月第1版,2003年1月第3次印刷,9.50元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0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